精选案例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案例 >

达州市XX公司与东方XX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
发布时间:2021-07-01 17:15

  律师观点分析

  上诉人(原审被告):达州市XX公司,住所地:四川省达州市通川区文XX。

  法定代表人:何XX,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特别授权):周XX,四川XX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东方XX公司,住所地: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XX。

  法定代表人:丁XX,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特别授权):张XX,山东XX律师。

  上诉人达州市XX公司(以下简称XX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东方XX公司(以下简称东方XX)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四川省达州市通川区人民法院(2019)川1702民初183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XX公司上诉请求:依法改判(2019)川1702民初1837号民事判决,由被上诉人负担一、二审诉讼费用。二审审理中,上诉人明确改判请求为:将被上诉人东方XX一审起诉的时间作为利息起算时间。事实及理由:1、原判决第3页第二段:“《农村电网自动化系统订货合同》,主要约定:原告在被告处购买设备”错误,应为被告在原告处购买设备;2、一审适用法律错误,应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第四款:“买卖合同没有约定逾期付款违约金或者该违约金的计算方法,出卖人以买受人违约为由主张赔偿逾期付款损失的,人民法院可以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为基础,参照逾期罚息利率标准计算。”而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二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在履行义务或者采取补救措施后,对方还有其他损失的,应当赔偿损失”;3、一审从2018年7月5日计算利息错误,上诉人没有对设备进行验收,利息应该从被上诉人一审起诉的时间开始计算。

  被上诉人东方XX辩称,1、上诉人所提出的第一条上诉理由明显属于判决书的笔误,对事实认定没有影响;2、一审法院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未按约定支付货款,造成被上诉人的损失理应承担违约责任、赔偿损失,一审法院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二条并无不当;3、至于利息起算时间,双方签订的订货合同明确约定剩余货款验收合格一月内支付,达州XX公司于2018年6月4日出具验收报告,此时验收合格,上诉人应在之后的一月内支付全部货款,因此被上诉人主张从2018年7月5日计算符合合同约定和法律规定。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提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请求依法驳回上诉。

  东方XX向一审法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货款270000元,并自2018年7月5日起至款项付清之日止按照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计付利息;2、诉讼费、保全费、担保费及其他费用被告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达州XX公司农网改造升级工程以下项目农网调度自动化系统,2014年6月,原告(乙方)与被告(甲方)签订《农村电网自动化系统订货合同》,主要约定:原告在被告处购买设备:调度自动化系统,型号DF8003S,数量1,单价142.98万元;设备交货时间:合同签订后70天内货到现场;地点:达州XX公司调度机房,结算时间:合同签订1个月内预付50%,货到1周内,现场调试前付30%,调试验收合格1月内付20%;调试和运行验收:在合同设备安装完毕后,将进行调试和运行验收。调试、运行验收的细节及方法应根据合同技术协议的规定执行,若在运行验收中合同设备的各项指标均达到合同技术协议的要求,合同设备将视为被甲方接受,然后甲方应向乙方出具合同设备的投运验收证明书。质保期内,如果甲方发现乙方设备质量不符合合同规定,可随时向乙方提出书面异议。乙方保证24小时内响应服务及48小时内完成故障处理,系统恢复正常。合同签订后,原告依约供货并安装调试,2018年6月4日,达州XX公司出具验收报告,该设备验收合格。被告支付货款XXX元,剩余270000元未支付,占货款总额的18.9%。原告已向被告出具了XXX元的税务发票。

  原告诉讼期间提起诉讼保全,向保险公司购买了诉讼财产保全责任保险,开支费用1500元。

  一审法院认为,原被告双方签订的《农村电网自动化系统订货合同》,该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依法予以确认。被告下欠原告货款270000元,被告当庭予以认可,其虽辩称因其未向被告出具验收证明书,原告主张付款没有法律依据,但根据本案查明,原告已经按照被告指示履行交付、调式的合同义务,该货物已交付第三方达州XX公司使用且该公司于2018年6月4日已出具验收合格报告,原告购买产品的目的已经达到,被告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在验收合格后一月内支付尾款。原告主张被告从逾期之日按银行贷款利率计付利息的请求,虽合同中未予约定逾期付款的责任,但根据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二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在履行义务或者采取补救措施后,对方还有其他损失的,应当赔偿损失。本案原告因被告违约行为导致未收到应收的资金,必然存在资金占有利息的损失,其该项主张予以支持。对原告申请诉讼保全产生的担保费用1500元,因提供担保的方式多样化,并非必须采取向保险公司投保的方式,该项开支不予支持。据此,为维护正常经济秩序,保护公民合法权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百一十二条、第一百六十一条之规定,判决:被告达州市XX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次日向原告东方XX公司支付货款270000元及利息损失(利息损失从2018年7月5日起按照同期人民银行贷款利率计算至付清之日止)。案件受理费5350元,减半收取2670元,诉讼保全费1870元,由被告达州市XX公司负担。

  二审审理期间,双方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

  二审查明,一审判决载明的XX公司辩称:“合同约定履行剩余款项时间为原告验收为准,达州XX公司的验收合格不能代表原告的验收合格”,根据本案证据,此两处“原告”应为“被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部分:“原告(乙方)与被告(甲方)签订《农村电网自动化系统订货合同》,主要约定:原告在被告处购买设备:”,根据本案证据,“原告在被告处购买设备”应为“被告在原告处购买设备”,一审判决存在笔误,二审予以纠正。

  二审查明的其他案件事实与一审认定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1、上诉人XX公司称一审判决第三页第二段将“被告在原告处购买设备”认定为“原告在被告处购买设备”错误,根据双方签订的订货合同约定内容看,应为“被告在原告处购买设备”,一审判决属笔误,双方对合同均无异议,该笔误对事实认定没有影响,本院二审已予以纠正。2、关于法律适用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第四款:“买卖合同没有约定逾期付款违约金或者该违约金的计算方法,出卖人以买受人违约为由主张赔偿逾期付款损失的,人民法院可以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为基础,参照逾期罚息利率标准计算。”的规定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二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在履行义务或者采取补救措施后,对方还有其他损失的,应当赔偿损失”的规定均是对一方当事人违反合同约定义务应对对方损失承担违约责任的规定,一审法院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二条并无不当;3、关于利息起算时间的问题。被上诉人东方XX已经履行交付、调试设备的合同义务,且经第三方达州XX公司使用,该公司于2018年6月4日出具了验收合格报告。合同约定,设备安装完毕、调试和运行验收,若运行验收合同设备各项指标均达到合同技术协议的要求,上诉人XX公司应向被上诉人东方XX出具合同设备的投运验收证明书。双方签订的订货合同明确约定剩余货款验收合格一月内支付,上诉人XX公司应在2018年6月4日之后的一月内即2018年7月5日之前支付剩余货款。上诉人XX公司无正当理由未履行出具验收合格证明的义务,并以没有验收合格的理由拒绝支付剩余货款,违反合同约定,应当从2018年7月5日起承担被上诉人东方XX的利息损失。

  综上,上诉人达州市XX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350元,由上诉人达州市XX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